20. 对弈

小说:咸鱼钓人,怨者上钩 作者:兰叩
    《咸鱼钓人,怨者上钩》 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能让司与洛挪不动腿移不开眼的东西是什么?

    画。www.chuncui.me

    除了画还有别的吗?

    有。

    此刻的木洺。

    木洺突然的靠近让司与洛大脑里的bug细胞疯狂输出,一顿狂卡,整个人保持姿势原地冻结。

    她刚刚是故意俯身了,但仍然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控制在几十厘米范围内。可是木洺的这一个前倾,直接把她保持的这几十厘米全部吞噬掉。

    两人现在的距离,最多二十厘米。

    最多了!

    这二十厘米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意味着司与洛连木洺脸上的毛孔都看得一清二楚!!!

    可,他脸上没有!!

    就纳闷,为什么男生皮肤会比女生还好呢?

    重点是他们压根不保养啊!!!

    还有这双眼,它这样盯着本姑娘看是什么意思???

    这眼神看上去无害纯良,可为什么莫名有种被挑衅的感觉呢???

    还有这香气,木洺到底用的什么香水?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勾人!!

    勾人到忍不住想要仔细闻闻,好好闻闻,最好是带回家闻的那种……

    不行不行,忍住忍住。

    不能输不能输!

    司与洛你不能输!!!

    内心一出小剧场落幕,司与洛的身体也逐渐融化。

    她抬了下眉毛,动了下唇角,学着《狂飙》中的徐江,略带僵硬地说了句,“猜什么猜,小孩儿啊还猜。我要找!”

    说着直起身,开始打量自己这个鱼饵要怎么放。

    环视了木洺的办公桌一圈后,她指着木洺椅子左侧的斗柜,“我要找那里。”

    木洺重新靠回椅背,盯着司与洛的眼神里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,仿佛几分钟前盯猎物一样盯着司与洛看的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他安之若素,甚至说出来的话都很是淡然。

    “找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司与洛并没有动。她看着木洺,眨巴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你腿横在中间我怎么找啊!

    我是有点想出卖色相的意思,但不代表可以整个人趴在你腿上找东西!

    司与洛内心嘀嘀咕咕,面上笑容盈盈,目光扫视了一下木洺的腿,用下巴示意,“那你让一让呗。”

    木洺垂下眼看了看自己的双腿,随后又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司与洛,两秒后,转动椅子,十分好心地空出一个缝隙给司与洛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缝隙吧,还没有刚刚两人的距离远,二十厘米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司与洛不可置信地盯着木洺和桌子中间的那一条缝,内心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就算本姑娘再瘦,这跟《新华字典》厚度一样的缝隙我也很难过去吧??

    就算能过去,那也是擦着他的腿过去的。

    木洺他故意的吧!!!

    不行,不能输!

    司与洛你不能认输!!

    擦着腿过去怎么了?上学的时候去野外画画,为了抢得好光线,挤地铁的时候你可是擦着整个人过去的。

    现在这点肌肤接触,算什么???

    再说了,木洺明显是在跟自己博弈,他打心底就觉得自己不可能从这里挤过去。

    本姑娘偏偏不如他的意,就要挤过去!!!

    这么一想,司与洛有点说服自己了。

    她注视着木洺,松开环着臂的双手,把胸前的头发拨到背后,起身挪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步下去,那条缝的空间几乎全无……

    司与洛低头,看着自己白色的裙子和木洺黑色的裤子,深觉自己成了吃黄连的那个哑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是,我不是来钓木洺的吗?

    现在是为什么给自己弄到了这种进退两难的境界?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!!!

    她试了几试,最终利落收回迈出去的那条腿,高傲地说:

    “我绕过去。”

    转身下一秒,瞬间破功。

    丢人丢人!

    博弈失败!!

    彻底失败!!!

    木洺看着垂眉低头的落魄背影,得意地挑高唇角,然后视线跟随司与洛的动线,一点点从自己办公桌的右侧滑到左侧。

    办公桌旁的这个斗柜不算小,把木洺左侧几乎包围。司与洛绕过来后,木洺又把椅子转回来,侧目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轻轻蹲下,白色鱼尾裙摆铺了满地,像是一朵洁白的莲花,司与洛盛开在中央。

    大学时司与洛就留着一头长发,及腰的长度,这么多年一直没变,仍是这个长度。只是上次过后,她好像给头发做了波浪处理,也不知道是每天早起卷的一次性的,还是在理发店做的。

    但,很好看。

    大大的波浪衬得她那张精致的小脸更小。

    木洺没有把球藏在很深的位置,所以司与洛个打开第一个斗柜的抽屉就找到了一个。

    爱心球只有女孩子手掌大小,是很浅淡的粉,高级好看,一点都不俗气。

    司与洛找到以后眼睛立马亮了,拿着球转身给木洺看,“哇!真的有!”

    然后低头摆弄着,打开了那个球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张粉色的纸,展开后是一张爱心卡片,上面有两行字,上面写着“恭喜你”,下面写着“娇兰护肤品套装”。

    司与洛惊喜,她抬头看向木洺,眼睛里全是星星,“风禾这么大方吗?娇兰套装啊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木洺点头,“恭喜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洺总!”司与洛有点开心过头,甚至体会到了开盲盒的乐趣,再次忘了自己是来放鱼饵的。

    她把纸条放回球里,继续寻找。

    果然,又在其他抽屉里找到了三个,每一个都是价值很高的奖品。

    整个斗柜找完,除了木洺的休息室,其他地方几乎被司与洛翻了个遍。

    她看着桌子上的四颗球,又扭头看向木洺,“洺总,你屋里就这四颗吗?”

    这娇滴滴带了点撒娇意味的语气,让木洺的心莫名被挠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故意道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猜!

    真是搞不懂了,就这么点事到底有什么好猜的?

    还是木洺的乐趣就是让别人猜测他内心的想法???

    毕竟孟芮希说了,领导都是这个样子的,有事他不直说,也不说明白,就喜欢让员工猜测他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猜对了还好,要是猜不对,哼哼,自行体会。

    “我猜还有。”司与洛眨巴眨巴眼,又往木洺面前走了一步,“对吗?”

    这次木洺还真就没有再为难她,“嗯,还有一个,在你最喜欢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喜欢的地方?”司与洛不懂。

    木洺一本正经:“是啊,你要是不喜欢,为什么上次在里面待了那么久?”

    上次?里面?

    司与洛皱眉,但下一秒,她立马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木洺说的是他的休息室!

    他是在嘲讽自己吗??

    想到这里司与洛不干了,起身站直双手叉腰,“什么我最喜欢的,我上次在里面待那么久是因为你那破礼服太难穿了!看着很简单,可后背的拉链十分刁钻,我自己拉了半天才拉上!要不是那个礼服难穿,我早就出来了好不好!”

    司与洛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,木洺就回了三个字,不轻不重,模模糊糊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可太有水准了,听不出来信还是不信,而且语气更像是在说“你这个借口找得不错”。
    随即转身就往门口走,也不模仿超模步了,也不注意什么曲线身姿了。

    她眯着眼咬着牙,恶狠狠。

    不玩了!本姑娘不玩了!

    这鱼谁爱钓谁钓!!

    本姑娘不钓了!!!

    -

    司与洛在木洺办公室作妖的时候,孟芮希也在外面努力寻找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卖力寻找着爱心球,连电梯厅的绿植和摆件都没有放过,甚至自己挡住了下电梯人的去路也没有意识到。

    “打扰了,请问木洺在吗?”

    一个很好听很阳光的声音响在孟芮希头顶,她抬头,就见自己面前站了一个贵气又帅气的男生,比穿了高跟鞋的自己还高出一个半头。

    “在的,你找他吗?”孟芮希直起身,礼貌微笑。

    董谨弋点头,“对,我是他好兄弟,他不接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好兄弟?

    看来人这气质穿着,也不像是撒谎。主要是一般人也上不来这办公楼。

    孟芮希有点犯难。

    普通人找木洺都需要前台预约,那好兄弟需不需要呢?

    董谨弋看出了她的纠结,没再为难她,主动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做什么呢?我从进大楼开始就看你们每个人都在找东西。”

    孟芮希见他转移话题,也就顺着往下说。

    她举起手里刚刚找到的球,“找这个,今天是风禾的员工福利日,这个球里有礼品,找得越多礼品越多。”

    董谨弋挑眉,“哟,木洺还挺会玩儿啊。那你找到多少了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使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云崖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yunyawenxu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