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.有花堪折

小说:[后宫甄嬛传同人]蕴容传 作者:自知花谢终有时
    《[后宫甄嬛传同人]蕴容传》 

    甄嬛细细地在沏紫的发髻上簪上几朵紫色绒花,又掏出一支自己的银蝶簪,上面缀着细细的宝石,走起路来随风灵动,娇俏而又不失典雅,甄嬛又喊槿汐为她梳了个发髻,沏紫还不解意,对着铜镜中的脸很是害臊:“夫人,怎么忽然为我……”

    甄嬛笑了笑:“你在这宫中我怕你闷坏,何况你母亲于我有恩,我自然要多爱着些你。www.feishuang.me”沏紫低下头暗自欢喜,甄嬛转眸道:“你待会去替我从内殿取爽肤露去。我方才忘了。”沏紫欢喜应声,几乎小跑似地出了殿。

    甄嬛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酸楚不已。

    或许是顾及甄嬛的颜面,沏紫没有从更衣开始做起,直接就是采女,封号“愉”,并且去了甄嬛曾经居住的棠梨宫住着。沏紫承宠以后总是神色痴呆,她虽有几分姿色,但是原本的灵动没了,玄凌自然也不爱去了。甄嬛的算盘是全然失败。

    玄凌一向喜欢灵动的女子,没多日继续惦记起了玉娆。甄嬛是万万不愿如此的,尤其她发现玉娆其实心有所属九王,更是和玄凌拉扯起来。玄凌也发现了其中情愫,竟直接下旨,要将管文鸯赐婚玄汾。

    管文鸯自管家落败后,在玄凌跟前本就如履薄冰,如今又是哭又是气,甚至直接对着玄凌指出:“皇上总是需要什么,就想起利用微臣来了!微臣是女官!不是奴隶!”玄凌本就心情烦闷,如此更是暴怒:“放肆!朕一直念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施恩于你,纵然惩罚管家九族,也从未想过牵连于你,如今朕赐婚你于平阳王,是朕看重你!”

    管文鸯的诉求无用,甚至让玄凌催促底下人加快操办大婚。而玄凌身边的女官一职一空,京中其他贵女无不被家族想尽办法托关系进去,玄凌只觉得疲乏,恰好仪元殿有个小太监习得几个字,玄凌便不再选女官,而是把这位置给了那个内侍。

    一日甄嬛回到未央宫,见偏殿灯光幽暗,又是李长在偏殿外,霎时明白了一切。心碎地一夜没有合眼,第二天李长带着旨意,玉姚玉娆随后,玉娆的眼睛被泪水充盈,一直哭个不停,玉姚撩拨起长裙摆,那抹绿色好像开在路面上的荷叶,玉姚不悲不喜,向甄嬛拜了三拜,深吸一口气道:“未央宫贵人,拜见主位娘娘。”

    甄嬛还震惊着,李长说道:“皇上说,姊妹间住着亲热,怕是去了别的地方贵人小主也不习惯。就还是先住在未央宫。”李长又说了几句,就离去。甄嬛睁大眼睛,难以置信地看着玉娆和玉姚: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玉姚两眼呆滞,笑了一笑,玉娆泣不成声哽咽道:“长姐……昨夜我醒来,发现皇上……皇上……喝了酒……夜间皇上睡着了……我实在不……不情愿……于是跑去二姐姐来哭,二姐姐于是……替,替我回到了里屋,说皇上昨夜酒醉看……错了人……”甄玉娆再也说不下去,崔槿汐眼疾手快,先把门关上,甄嬛把甄玉娆揽入怀里:“这话可不能胡说。”她小声对玉娆咬着耳朵道:“欺君之罪可是要诛九族的。”

    甄玉娆渐渐止了哭声,而甄嬛也感觉一片茫然,她带进宫的宫女疯了,她最大的妹妹背叛了她,第二个妹妹和她一起被关进了深宫,最小的妹妹也失去了清白……玄凌……都是玄凌!她无法不恨,等到玄凌来时,甄嬛还保持着体面的笑容:“臣妾恭喜皇上,再添新人。”

    玄凌疑惑:“哦。你不生气?”甄嬛摆弄了下桌案上的花枝:“臣妾有什么好生气的,此前一直担心玉姚以后,如今总算是有了着落,还就在臣妾身边,臣妾开心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玉娆?”

    甄嬛折下一朵花:“玉姚性情端庄沉稳,更适合服侍皇上,玉娆没大没小的,臣妾害怕她进了宫被人说道臣妾教妹无方。”她轻轻一嗅,玄凌不再多说什么。只笑道:“你是姚儿的长姐,她的封号,便由你来定吧。”

    甄嬛愣住:“谨?”她看着手上那支花,痴痴道,“臣妾希望她时刻不忘自己的本分,好生侍候皇上,恭谨知礼。”甄嬛抚摸了下手中花瓣,柔软纤弱,她心中暗暗想着,这个字也许能够惹起玄凌对她姐妹三人的怜惜,这是她对玄凌的示弱,玄凌应该理解。她想着,心里却隐隐吃痛起来。

    管文鸯和玄汾的婚事很快如期举办,两位太妃虽然不满意管文鸯是罪臣之女,但她此前在玄凌近旁任女官,也算体面。而宫里没多久,叶澜依和吕盈风纷纷有了喜讯,吕盈风有三个月,正好是禁足前。而叶澜依向来不爱看太医,也不在乎自己的身子,月信几个月没来都没注意,四个月显怀了才发现是有喜,玄凌喜出望外,晋她为正六品艳贵人。

    很快除夕夜宴。上次朱宜修的事情多少让玄凌心生芥蒂,此次宴席全部交由胡蕴蓉和甄嬛操办。瑞雪红梅,好一番美景,胡蕴蓉有意把自己母亲的坐席往前挪了些,事后又端起酒杯,刻意去承惠长公主跟前走了遭,承惠长公主皱起眉头,冷冷哼了一声:“一朝得势。”其实她和胡蕴蓉,彼此都没办法,虽然不亲,但她到底是玄凌唯一在世的亲姑姑,玄凌也要器重她三分,胡蕴蓉只能炫耀下自己如今过得风光给她添堵罢了。

    而甄嬛喝醉了酒,在崔槿汐的搀扶下走去了梅园散心。恍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间想起自己与玄凌初遇便是在这里,又回忆起就是在这里玄清捡到了自己的小像……真真是天意弄人!她感慨着,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,回头看去,正是玄清。甄嬛平静道:“王爷怎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玄清犹豫片刻,说道:“嬛儿……我见你途中离席,实在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甄嬛笑道:“劳王爷费心了。皇上宠爱本宫,王爷的侧妃是本宫的丫鬟,从小跟本宫一起长大,如姊妹一般,对了,还没恭喜王爷,我方才在宴席上看到了,澈儿当真可爱,连本宫看了都很是喜爱。”

    玄清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:“嬛儿!为什么你要说得如此绝情!我剩下的,只有你了!”

    甄嬛动容,心里是更加凄苦:“王爷娇妻美妾在怀,本宫不过是个路人,何出此言呢?”

    玄清的眼神中是深深的哀怨,他苦笑,鼓足了很大的勇气,低低说道:“我从来,都没有碰过浣碧,从来没有。”

    甄嬛惊奇,回首道:“那澈儿……!”玄清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可是浣碧对你忠心耿耿,也是你的亲妹妹,我不愿让她和澈儿无依无靠。”他抬首,望向枝丫间的皎洁白月:“连澜依如今也忘记了故去情分,怀上了皇兄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甄嬛眼泪都快落了下来:“为何偏偏和我说这些。”玄清无奈叹道:“嬛儿,曾经,你是我唯一能从皇兄那里得到的,可如今,你们,所有人,最后还是奔向了皇兄。”甄嬛叹息:“是我负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嬛儿……”玄清望着她的背影,最后说道,“我的心从来没有改变。”

    胡蕴蓉觉得无聊得要紧,甄嬛离席,皇后抑郁,整个宴会应酬赔笑的事情竟然无形间落在了她一个人头上,这里要说一下某个嫔妃最近如何,那里要祝贺一下哪家宗亲成亲得子,她还得观察每个人的脸色,看看自己操办得是否合了人家的心意。珍缡凑过来,亲了亲娘亲的脸颊,才终于让胡蕴蓉感到一丝慰藉。

    纵是珍缡不小心失手把案上的杯子打翻,在胡蕴蓉看来也可爱得紧,她自己也忍不住想,难道自己当真太溺爱珍缡了?转眼间,珍缡又咯咯笑着喊起了母亲,胡蕴蓉把刚才的想法又抛之脑后,自家孩儿这么可爱,自然是拿来疼的。

    胡蕴蓉又向玄凌道:“表哥,等到明年开春,咱们的孩子就当真该进学了。表哥可想好了赏这孩子什么。”

    玄凌笑道:“你且说,你想她有什么。”胡蕴蓉抱起珍缡撒娇道:“那表哥不该亲赐匾额,再赐文房四宝。”玄凌畅饮一杯酒,也把珍缡抱了过来:“好!依你!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云崖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yunyawenxu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