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. 猜测

小说:照夜行 作者:未叙
    《照夜行》 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。www.qinqing.me

    “呦,什么情况?”叶温遥围着阿柔和司言两个人转了又转,“看你们这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,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阿柔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
    “你别在我眼前乱晃,看着晕。”司言盯着两个黑眼圈,幽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说今日启程回京,要早些休息的。”叶温遥转头看向张闻亦,“你也听见了,是吧?”

    张闻亦在司言沉默的凝视中小心翼翼又胆战心惊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司言昨夜本来只想在屋顶上吹吹风,没想到发展成和阿柔一边喝酒一边聊天,最后聊到天都蒙蒙亮了才陡然想起来今天还要赶路。

    两个人死要面子,即使困到头皮发麻,也不愿意坐马车。

    最后承王看不下去了,叮嘱陈焕看好他们两个,别让他们掉下去。

    来阳位置偏远,紧赶慢赶也要二十多日才能到达京城。

    一开始为了节约时间,尽早赶到都城,他们很少进入沿途城市,大多数时候都随军驻扎在野外。

    这样的强度对司言他们这种习武之人自然不在话下。只是张家的那位小姑娘到底只有七岁,军中条件艰苦,一路又奔波劳累,再加上水土不服,走到一半就病了。

    为了照顾张家人的身体情况,承王还是决定让他们去住城里的客栈,自己则跟着军中将士同吃同睡。

    淮宁城。

    步入冬季,越往北走天气越冷。

    阿柔为张家人安排好住处,又吩咐好店小二去煎药。忙完这些,她走到客栈庭院想要透透气,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冷风吹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紧接着,阿柔眼前一黑,好像有什么东西盖在了她的头上。她被吓了一跳,慌忙掀开一看,才发现是件大氅。

    阿柔回过身,罪魁祸首就站在她的面前,面上的笑容看起来真诚极了。

    阿柔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真的很喜欢吓人。”阿柔一边说着,一边将大氅披在身上,果然觉得暖和些了,“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“张姑娘的病怎么样了?”司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发热,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阿柔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司言试探地道,“再过十几日就要到京城了,到时候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阿柔仔细想了想,回答:“暂时还没想好,不过我已许久没见过二哥了,这次怎么说也要过了年再走。”

    司言点了点头,又道:“外面这么冷,不如进去吧。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    阿柔的确有点饿了,应声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客栈大厅里搭了个小台子,说书人讲故事妙趣横生,引得四座惊叹连连,纷纷喝彩叫好,呈现出一片热闹之色。

    阿柔轻车熟路地点好了菜,又吩咐店家送几样到楼上张家人的客房去。

    店小二见她点的都是些好评如潮的招牌菜,好奇道:“姑娘是小店的常客吧。”

    司言听闻此言,也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阿柔并未反驳,回答道:“以前来过几次,算不上是常客。”

    小二走后,司言开口道:“来过淮宁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阿柔喝了一口茶,“先前我还在师门的时候,师父第一次同意我下山历练,就让师兄带我来了淮宁,后来我出门游历的时候也来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的师兄正是云影派现任掌门花羽。

    司言没想过她会主动提起云影派的事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在我印象里,师兄是个不苟言笑的人,对待什么事情都特别严肃,和我大哥有点像,所以我不太亲近他。”阿柔自顾自地说道,“其实我在云影山的日子也只有短短四年罢了,对于师门中人远不能算是了解。只是,在我印象中,师兄虽然不苟言笑、为人严厉,待我们师兄弟妹却是极好的。所以……我真的很想知道,他为什么要投靠怀王。”

    云影派早先也是江湖中的高门旺派,虽然近些年来稍有颓败没落的趋势,但好歹自力更生,并不依附受制于他人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当面问清楚吗?”司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阿柔回答。

    司言摩挲着手中的茶杯,状似无意地道:“你猜他们今夜会不会对张家人动手?”

    阿柔摇了摇头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我猜他们以后都不会动手了。如今张家人得了承王的庇护,张夫人手中留存的祁照的罪证也传到了承王的手中,现在灭口张家人已经没有用了。祁照是圣上要打压的人,怀王若不想引火烧身,便只能弃了他。更何况,怀王现在已经知道故渊门投靠了承王一派,执意要保张家人入京,云影派的人很难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刺杀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阿柔最后一句话是在夸我吗?”司言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故渊门的实力用不着我认同,这是江湖公认的事实。”阿柔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店小二端了饭菜上来,热情洋溢地说道:“两位客官,请。”

    阿柔拿起筷子,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,认真地吃着饭。

    不远处,说书人刚讲完了一出好戏,台下观众纷纷鼓起掌来,阿柔也象征性地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有观众扬声说道:“来来回回就这么几出话本,早都听腻了,就没有什么新玩意儿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听过好几遍啦。”

    说书人用醒木敲了敲桌子,待大家安静下来之后,说道:“各位稍安勿躁,最近还真有一出新话本,名叫《仙君传》。”

    “仙君?莫非是仙君庙里供奉的那位镜凌仙君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阿柔收回视线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仙君庙在哪?镜凌仙君又是谁?阿柔只听说过什么观音菩萨、菩提老祖,从来没听说过镜凌仙君。但是看观众的反应,好像一点也不稀奇,难道是这个地区特有的神话传说?可她以前也没少来淮宁,怎么从未听说过?

    司言看出她的疑惑,冲她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“啊?”阿柔愣道。

    “你坐过来些,我要与你说点秘密。”司言故作神秘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阿柔顺从地向他那边挪了挪,竖起耳朵好奇地听着。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,我在京城的眼线传了一些消息回来。”司言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,“来信说,圣上生了一场重病,症状来得又急又凶,宫中太医迟迟找不出这病的根源,自然也没办法对症下药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怎么治好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说治好了。”司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没治好,你跟承王还能如此淡定?”阿柔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承王在宫中韬光养晦数十年,势力远远不如怀王,甚至不如被当作棋子的东宫太子。这次西南剿匪,承王直接在众人面前展现出了他的能力与手腕,也将他自己摆在了怀王的对立面上。若此时此刻,圣上出了什么意外,被拥护至皇位的不管是怀王还是太子,都必定会为了避免后患而对他动手。

    司言不置可否地笑笑,继续说道:“后来,皇上在病榻上下旨,令大昭境内各地修建仙君庙,供奉镜凌仙君。虽然不知为何,但无人敢违抗圣旨,按照吩咐盖了许多座仙君庙。在那之后,圣上的病情竟然莫名其妙地好转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阿柔瞪大双眼,“竟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阿柔,你相信这世上真有鬼神作祟么?”司言似笑非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子不语怪力乱神,这鬼神作祟的事情我没见过,心里作祟的情况倒见过不少。”阿柔淡然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依你看,圣上这病,倒像是心病?”司言说。

    “若你消息属实,查不出病因,多半是心病。”阿柔没再说什么,竖起耳朵去听说书人讲的话本。

    司言知道她在想什么,笑道:“《仙君传》跟市面上的神怪话本大同小异,讲的是镜凌仙君下凡斩妖除魔的经历,没什么特别之处。这样的话本,我那儿还有一整箱,阿柔若是想看,我托人给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阿柔用奇怪的目光审视他,“你为什么会有一整箱话本?”

    司言顿了顿,有些心虚地用食指挠了挠额头,“师父教导我要在各个方面都有所涉猎。”

    阿柔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涉猎的范围确实还挺广的。”阿柔十分不走心地夸赞了一句,咳了两声,别别扭扭地道,“那什么,方便的话,送到京城景西王府行吗?”

    司言:?

    “我想看。”阿柔说道。

    司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是随口一说,根本没想到阿柔真的会喜欢看这玩意儿,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,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阿柔扯回一开始的话题,“既然这镜凌仙君并无什么特殊之处,为何与圣上的病情息息相关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司言老老实实地回答。

    如果司言对她并无隐瞒的话,看来故渊门的眼线还伸不到这些宫闱秘事中。

    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司言开口说道:“不过阿柔,你方才说查不出病因,多半是心病,在我看来其实也不尽然。”

    阿柔抬头看向他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司言凑近她,在她耳边说道:“还有可能是下毒。”

    阿柔悚然一惊,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了,手臂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下毒……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对于这两个字充满了仇视、怨恨与恐惧。至今,阿柔仍然不能忘记年幼时,发生在西境宛阳城的那一幕——二哥挨下染毒的一剑,无声无息地倒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血泊中,面容苍白,毫无血色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云崖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yunyawenxu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